一个全职带货主播的心酸生涯

来源:kranendonkconstruction.com  编辑:xin   时间:2020-12-28 17:24

  直播间里人再少,张墩煌也会要求自己保持状态。

  直播间里人再少,张墩煌也会要求自己保持状态。

  “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!”直播开始15分钟了,直播间观看人数始终没超过6个人,主播张墩煌有些着急。他稳定情绪,面向镜头继续说暖场词。5分钟后,情况没有好转。无奈,张墩煌决定退出直播间,重新进入。

  这是张墩煌最怕遇到的场景。尽管拥有4万多粉丝,但每次直播前一天,他依然会为明天直播间的流量而焦虑。“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,可能好,也可能很差。”

  今年5月,福州小伙张墩煌终于下了决心,在老家成立自己的工作室,全职做直播带货。“摔了N多跟头”后,张墩煌逐渐找到了里头的门道。刚刚结束的11月,他赚了四万多元。不过张墩煌也付出着外人无法理解的辛劳:最长连续直播13小时,只有3人围观仍要情绪激昂……而真正让张墩煌困顿的,是暂时无法逃出流量和选品的“牢笼”。

  流量不够,时长来凑

  2016年,千播大战。爱赶时髦又有点才艺的张墩煌成了一名秀场主播。用他的话说,“感受过红利和流量爆炸的感觉。”

  进入2017年下半年,网络直播行业降温,又赶上短视频火爆,张墩煌顺势“出道”做起了短剧拍摄。直到2019年,直播带货的风口刮到了眼前,有主播经历的张墩煌想也没想就抓住了它,在淘宝直播上,他为一家小店做起了直播带货。虽然围观人数和交易单量始终难令人满意,但他乐在其中。后来,张墩煌注册了抖音账号“主播墩墩”,在抖音做起了直播带货。

  2020年5月,是张墩煌“非常激进”的一个月。张墩煌的工作室只有他自己,选品、进货、发货、售后都由他自己来。不过仅仅过了一个月,张墩煌就发现这么下去不行。“自己不敢进太多货,一旦直播间多卖几单,货就不够了,就会导致发货延迟。更关键的,自己一个人忙,直播时长就保证不了,成交很低。”张墩煌说。

  因此,从6月开始,张墩煌又选择了和之前那家淘宝小店合作,卖自己的货,也卖合作伙伴的货,一直到9月。从9月开始,张墩煌进入了规律、稳定的直播节奏。同时他也开始学习直播带货的一些套路,比如在直播间做引流爆款,还要做利润款、热销款等。9月前一次直播4小时左右,大概能卖出3000元左右。从9月份开始,一晚上能卖出1万多元。

  张墩煌认为,卖货多了,首要原因是直播时间长了。进入10月,张墩煌拉长了直播时长。目前,张墩煌固定每周二四六,下午四点开始直播。通常情况下,他会直播到凌晨,直播时长8小时。有时候卖得好,张墩煌不愿下播,会一直直播到凌晨四、五点钟,直播12、13个小时,导致他“基本上第二天嗓子半嘶哑状态”。

  在张墩煌看来说,这就是小主播的辛酸:流量不够,时长来凑。“只能用时长来换取更多人数,产生交易。直播12小时一定是直播间火爆,每隔一二十秒就能卖出一单,你说怎么可能停?”

  下播之后,张墩煌就不想说话了,所有关于直播的东西都不会去想。“回家不用洗澡,躺床上就睡着了,特别累。其实,从手机屏幕里也能看出来,一旦发现我皮肤变油,就说明我已经很累了。但没办法,我还要一直讲话,不能停下来,停下来更没有转化。”

  不过,令张墩煌满意的是,辛劳付出换来的是“真金白银”。每卖出一件商品,张墩煌抽取5%-20%不等的利润。正是这种分成方式,让张墩煌有种“参与一个大生意的感觉”。“有时候30秒出一单,一单赚2块钱,很开心。”

  9月份之前,张墩煌一个月的到手收入仅几千块钱。规律直播后,一个月能赚2万多,如果当月能有幸碰上一个“小爆场”,收入能达到4万多元。

  这一收入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。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,2020年上半年,带货主播的平均月薪为11220元,在全行业所有岗位中,处于高位水平。不过,直播带货行业收入两极分化严重也是事实。该机构数据显示,71%的主播月薪在1万元以下,每天工作10-12个小时是常态。

  为流量和选品焦虑

  行业人士共识是,一天内直播带货有两波高峰,第一波出现在下午五、六点钟,第二波是在凌晨一、两点钟。晚上七、八点到凌晨,这是薇娅、李佳琦等大主播的时间。

猜你喜欢

谁有必威体育网站首页:市政协委员、大连

    本报讯(大连消息传媒集团记者石朕)“我也不晓得打了多少个电话,最早的早晨5时,最晚的凌晨2时,但这么多电话...更多

2020-12-28 18:37:53
接到任务没一个人说“不” 所有任务没

    本报讯(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石朕)“我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,最早的早晨5时,最晚的凌晨2时,但这么多电话...更多

2020-12-28 18:33:34
接到任务没一个人说“不” 所有任务没

    本报讯(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石朕)“我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,最早的早晨5时,最晚的凌晨2时,但这么多电话...更多

2020-12-28 18:30:59
接到任务没一个人说“不” 所有任务没

    本报讯(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石朕)“我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,最早的早晨5时,最晚的凌晨2时,但这么多电话...更多

2020-12-28 18:27:42
接到任务没一个人说“不” 所有任务没

    本报讯(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石朕)“我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,最早的早晨5时,最晚的凌晨2时,但这么多电话...更多

2020-12-28 18:23:54